首页 »

百余年前风靡欧洲的绒绣,如今上海只剩十多个传人……

2019/9/11 18:17:24

百余年前风靡欧洲的绒绣,如今上海只剩十多个传人……

 

远看似一幅油画,画中人物神情灵动栩栩如生,可走近一看,画面上的色彩并非颜料,每一“笔”都是由几百针细细密密的绒线交织而成。“以针为画笔,以线为颜料”,这就是上海绒绣。

 

今天上午,“包罗万艺”2016年上海市文化志愿服务活动周暨市民终身学习文化艺术体验基地嘉年华”开幕式在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开启。半个世纪前兴盛于浦东高桥的国家级非遗——上海绒绣,其珍贵的绒绣艺术作品和首次跨界服饰系列的工艺品在开幕现场展出。

 


一平方米绒绣深耕一年


上海浦东高桥,是绒绣之乡。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高桥家家户户都有人在做绒绣。从小在高桥长大的金雯,看到别人用几根彩色的毛钱,在网格布上就能绣出栩栩如生的图案,觉得非常有趣。16岁那年,高桥绒绣厂正在招人,金雯经过层层考试,进入绒绣厂和工艺美术学校联合开办的绒绣工艺班。当年的绒绣工艺班一共有15个学生,只有金雯一直坚持做到现在。

 

绒绣采用斜针绣法,在特制的网格麻布上进行制作,主要表现油画和人物肖像画,比传统刺绣更逼真,比十字绣更精细,属于美术类别,而非刺绣。

 

“做绒绣的人,首先要有西方油画的功底。”在上海工艺美术学校,金雯从绘画基础学起。“一针可以是一个颜色,也可以把一根线劈开,缠绕在一起交织成渐变的颜色,模拟油画的笔触。”金雯现场给记者展示绣功,“第一层,把基本位置定好,然后一层一层覆盖上去。”

 

一幅绒绣作品,一个平方米需要一年时间,针针费心费神,需要耐得住寂寞。“其实一天时间也绣不到多大一块,而且艺术创作要凭感觉,今天绣上去的,第二天感觉不对,就又全都拆掉重新做,前一天的功夫就全部白费。”金雯说,这是经常有的事。

 

一门手艺,20多年坚持,日夜伏案深耕,金雯期间也曾想过转行。“但我女儿跟我说,别的职业其他人都会做,但这个只有妈妈会做。家人都支持我传承这门手艺。”

 

2011年上海绒绣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在上海,加上金雯就只剩下十多名绒绣传承人。当年家家户户都在做的绒绣,为何如今传承遭遇困境?

 

 


一百年前风靡欧洲


绒绣其实是舶来品,它的传入可以追溯到170年前,中国传教士从意大利米兰传到中国。“毛线、底布都是从国外运过来的,在中国加工完以后就销售到国外,是一种风靡欧洲的奢侈品。”上海东岸绒绣艺术研究中心孙原丘跟记者讲述了绒绣的百年历史。

 

1840年,绒绣传到上海,最早在徐家汇天主教堂一带兴起,由当地教会传入。“但绒绣生产基地一直在高桥,有很多受过专门培训的绣娘。”孙原丘说,郊区妇女为批量生产提供了廉价劳动力,“一个绒绣沙发靠垫,有固定的花色,可以重复生产,成品买到国外,出口价是60元人民币,到国外可以卖60刀美金,但分到每个工人身上工钱才20元人民币。”

 

孙原丘小学毕业就考进了绒绣厂学艺。“当时当时能考上这个绒绣厂很难,来考试的学生有400多人,最后只录取了46人。”那是1973年,此后绒绣行当经历了最辉煌的80年代。

 

到了上世纪90年代,绒绣就开始走下坡路了。“绒绣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产品,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一个工人绣一个靠枕就要花三天时间,但只能获得20元工钱,因此当改革开放农民的生活改善以后,就没有人愿意做这种密集工艺。”

 

虽然一度风靡欧洲,但由于价格太高,绒绣在中国一直没有市场。1997年,孙原丘组建一支30人团队开了一家私人公司,依靠江苏、安徽、江西等周边农村的广大劳动力,生产绒绣工艺品。

 

“以前有部分上海人也喜欢这种纯手工的奢侈品,但毕竟价格太高,绒绣工艺品还是以国外市场为主。”

 

2011年,孙原丘的绒绣厂关闭。同一年,绒绣成为国家级非遗项目。一百年间,上海绒绣经历了繁盛和式微,到如今面临失传的危机。

 

 


非遗手艺跨界时尚


170年前从国外传入中国的绒绣工艺虽是舶来品,但真正成为艺术品却是中国人的原创。伴随着上个世纪90年代绒绣厂的纷纷倒闭,随之而来的是作为艺术的绒绣作品的兴起。

 

作为绒绣传承人,金雯所从事的就是区别于绒绣工艺品的艺术创作。“在厂里生产的绒绣工艺品,一针只有一个颜色,批量生产,主要出口到国外,而绒绣艺术作品,色彩更为丰富,图案追求逼真。”

 

绒绣艺术品是不可复制的,没有两幅作品是相同的,而同一个人不可能绣出两幅相同的艺术品。

 

其实绒绣作品经常出现在重要的场所,如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厅的《上海外滩夜景》和《浦江两岸尽朝晖》,中央军委八一大楼接见厅的《革命圣地井冈山》,但民间知道得并不多。

 

传统非遗如何传承和推广?孙原丘开始尝试创新。上海东岸绒绣艺术研究中心,作为上海绒绣的传承和生产基地,携手chi K11美术馆,首次将上海绒绣带进时尚殿堂。

 

眼前的一个个绒绣皮夹子、皮包、杯垫等创新绒绣产品,用局部镶嵌的方式将绒绣与不同种类的材质相结合,融入皮具、麻布、木石后的绒绣花片出现在精致的手包、服饰项链、木艺茶席之上。

 

然而一个造价上千元的绒绣皮包,是否真有市场?“现在绒绣研究中心负责组织生产绒绣部分,然后和皮具品牌等合作,由他们来销售。”孙原丘坦言,目前绒绣工艺品的主要客户还是一些熟人群体,或放在设计师门店里展出。

 

跨界创新为老手艺带来的新生机?“当然,绒绣艺术品仍是我们的大头,这是中国原创,但跨界时尚的饰品可以让传统绒绣更接地气,不至于被束之高阁。”

 


本文图片:黄尖尖 摄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  图片编辑:雍凯)